sitelogo_ch.jpg

b_english.gifb_english.gifb_francais.gifb_francais.gifb_hantai_act.gifb_hantai_act.gifb_hangul2.gifb_hangul2.gifb_spc.gif

bb_home_ch.gifbb_home_ch.gifbb_accommodation_ch.gifbb_accommodation_ch.gifbb_access_ch.gifbb_access_ch.gifbb_kanazawa_ch.gifbb_kanazawa_ch.gifbb_kaga_ch.gifbb_kaga_ch.gifbb_noto_ch.gifbb_noto_ch.gifbutton_bk.gif

Potterymaking_title.jpg
togei-1200pix-5401.jpg

b_english.gifb_english.gif b_francais_active.gifb_francais_active.gif

跟隨兩位陶藝大師,體驗日式陶藝。

pottery.jpg

乘坐特急列車約45分鐘,沿著金澤海岸往北而行,就可抵達優美的日本世外桃園能登半島。今天,導賞團帶我從享負盛名的溫泉鄉——「和倉溫泉」,跨越七尾灣,前往能登島。能登島大橋橫越七尾灣,橋上景致令人目不暇給;能登島上馬路穿梭稻田、小漁村之間,讓人感受真正的日本大自然風情,閒時到來開車兜風也非常值得。能登島擁有迷人景致,同時也有許多景點吸引日本以至外國旅客來島上旅遊。其中,最有名的可算是能登水族館,規模雖小,卻管理完善、充滿驚喜;而能登島玻璃美術館實在讓人陶醉、值得細心欣賞。然而,此行另外目的。我準備前往陶醉工房「獨步炎」,有幸跟隨日本陶藝大師藤井博文,人生首次體驗製作陶器。

馬克愛德蒙.賀威爾 (Mark-Edmond Well) 撰寫
刊於2011年6月13日

我也許不是陶藝行家,卻深受日本陶器、釉器所吸引……

日本文化非常講究、欣賞陶瓷、釉器,只要看看任何一件大師作品,就能瞭解箇中原因。大師採用粗糙的陶土與釉料,作品卻能表達豐富情感、美態,令人歎為觀止。

tohgei-5437.jpg

不僅如此,縱然陶器價值不斐,大部分陶器卻不為鑑賞之用,家家戶戶皆見其蹤影,完全融入生活之中。比方說,我家杯子、碗碟、瓶壺器皿皆為陶製,即使並非全是出自大師之手,每件作品依然個性鮮明、外表獨特。我也許不是陶藝行家,卻深受日本陶器、釉器所吸引。因此,這次能有幸首次體驗捏陶,感覺特別興奮。雖然我早已詳讀獨步炎的網站內容,瞭解工房內各種巧奪天工的陶器及釉器,但仍不禁緊張起來。
藤井博文於1985年投身社會,加入設計顧問公司任職設計師,領導有關日本陶器及釉器的部門。1992年,他離開公司,憑藉出色的藝術感、設計背景,獨立成為陶器藝術家。
2002年,他返回能登島故鄉,並與妻子兼資深釉器藝術家藤井幸江開設現時的陶藝工房。兩位大師糅合陶藝與釉藝兩種南轅北轍的風格,創造出獨一無二的韻味。
我爬上斜坡,終於看見陶藝工房,旁邊較小的建築物則置放著陶窯。兩棟建築物擺放大型精美陶製藝術品,而當然三座陶窯的煙囪佇立在小建築物之上。

tohgei-5423.jpg

我走進工房,旋即被架子上眾多陶器、釉器所包圍,所有作品均由獨步炎所製、巧奪天工。然後,我期待已久的兩位大師,就在眼前。藤井夫婦給我的感覺有點含蓄,但他們友善款待有加,不久便打破隔閡。

tohgei-5441.jpg

要將基本的陶土製
作成可用的杯或碗,
當中需要經過許多步驟。

藤井太太為我們送上咖啡,想當然咖啡杯也是作品之一;而我跟陶藝導師藤井先生則坐下來,討論兩小時的體驗能趕及做甚麼又來不及做甚麼。事實上,要將基本的陶土製作成可用的杯或碗,當中需要經過許多步驟。由於時間所限,再加上陶土必須乾透才可進行最後步驟,因此我只能將當中幾個重要步驟交託手藝高超的藤井老師。不過,我得先決定製作甚麼器皿(如杯、碗或碟),還有採用哪種釉料,好為陶器加添色彩、展露個性。tohgei-5337.jpg當要決定使用哪種釉料時,種類繁多、花多眼亂,弄得我有點不知所措。好幾盤小茶杯堆疊在窗戶旁,顏色、設計各有些微差別,約150個不同茶杯就這樣放在一起。可是,這決不單純是挑選自己鍾愛的顏色。藤井老師詳細解釋陶土及釉料種類如何影響顏色差異;他也解釋如何利用畫筆掃一道、加一筆,製做釉中彩效果以突出設計等等。

ATX_5339.JPG

tohgei-5368.jpg

其中一種技巧特別有趣 ──在窯中,若兩個塗上不同釉料的素坯非常接近,那麼燒製過程中,兩者便會染上對方的釉彩,這是多麼的奇妙!
tohgei-5357.jpg*
決定好製作杯子跟碗且選定釉料後,那該是時候動動手了。揉捏陶土──正確來說應該是搓泥,然後把它放在拉坯機中央。兩項工序極為重要,也是能否製作成功的關鍵因素,因此也需要先下一番苦功。若任何人想認真鑽研陶藝,就必須多花時間、努力以提升這些技巧。然而,這只是一次性活動,主要讓訪客瞭解日本陶器和瓷器,透過親身體驗引起他們的興趣。因此,藤井老師讓我嘗試搓泥、親身感受,隨後則讓我使用他預先搓好、呈圓錐狀的陶土,並解釋其做法以及搓泥過程的重要性。
*

藤井老師將陶土放在拉坯機中央,開始示範用旋製技巧,製造出想要的形狀。這種技巧利用陶土在拉坯機中旋轉,運用手指將陶土拉高、拉薄或改變其形狀。ATX_5363_600.psd就如大家所想,藤井老師這般大師塑造陶土猶如施展魔法般,揮灑自如,光是從旁觀察他製造陶器就已是這次體驗的亮點。
*
當我嘗試親手製作時,我坐在拉坯機上的陶土前,雖然顯得有點笨拙,但也決定要全力以赴。藤井老師站在旁邊,指導並鼓勵我:弄濕陶土;雙手合成杯狀;用姆指挖一個洞再擴闊它;手指放在七時位置的陶土內外,輕壓拉高陶土;手肘固定在膝上,姆指交叉;輕力點…… 他偶爾給予讚賞,讓我不斷增添信心。告訴你,我實在太享受旋製這個過程,都完全忘記自己拍過這些相片。坐在拉坯機前,腦海只依靠雙手濕潤陶土的觸感以及藤井老師的聲音引導我。

ATX_5372_600.psd

我遇到兩位樸實的日本陶釉藝大師,仔細觀察他們一些傑出作品…

tohgei-5405.jpg總括而言,這次經驗讓我既興奮又滿足;更甚的是,我製作出兩件作品,而不是只有一件陶器。藤井老師解釋,他特意讓訪客一次製作兩件陶器,於是當他們製作第二件陶器時,便會較為放鬆、享受,我就是最佳例子。
*
不久,我的杯和碗都完成旋製,定了形狀準備風乾。

tohgei-5410.jpg

它們並非驚世藝術之作,只屬於我,由我親自塑造。將底部切開、上釉、燒製等工序,自然交由藤井老師完成。即使如此,能親自塑造陶器的感覺仍是多麼美好,相信你也能想像,我急不及待想看到製成品。無論如何,可以與陶藝大師合作,這次機會實在難能可貴。
*

I 自從來到獨步炎,我遇到兩位樸實的日本陶釉藝大師,仔細觀察他們一些傑出作品,學習到大量日本陶釉藝術的一般知識,嘗試親手旋製陶土,更學懂欣賞這種優美藝術。短短幾小時的經驗實在不俗。
拍過照片、交換電話號碼並互相道別後,我返回車內並繼續出發。tohgei-5415.jpg車子沿著小島迂迴的道路,向著能登島大橋和海灣對岸的能登半島駛去。途中,我不斷想著旋製陶瓷,思考下次將製造甚麼陶器。

togei-1200pix-5432.jpg馬克愛德蒙.荷維爾(Mark-Edmond Howell) 於2000年來到日本,與妻兒居住於七尾市,主要任職當地任英語導師。


Doppo-En 獨步炎 / Map 地圖

sb_sightseeing_ch.gif

sb_culture_ch.gif

sb_event_ch.gif

sb_activity_ch.gif

sb_restaurants_ch.jpg

sb_shopping_ch.gif

sb_info_ch.jpg

旅遊導覽中心

關於石川縣

如何前往金澤

從東京出發

從大阪出發

從名古屋出發

從高山出發

能登地區:前往美麗的半島

關於JOHPO

japan_map.psd

logo_sec_160.jpg

Facebook_icon.psdFacebook_icon.psd